悟空问答,有问有答,且听大狮来答题dna亲子鉴定什么时候出现的。

dna亲子鉴定什么时候出现的|DNA没有出现之前,如何证明“我爸就是我爸”?

话说有了DNA技术之后,想要鉴定血缘关系变得异常简单和准确,这也导致那些“隔壁老王们”无所遁形。然而,在DNA技术没有出现之前,特别是古代,人们又是如何鉴定血缘关系的呢?

dna亲子鉴定什么时候出现的|DNA没有出现之前,如何证明“我爸就是我爸”?

dna亲子鉴定什么时候出现的|DNA没有出现之前,如何证明“我爸就是我爸”?

相信大家都听说过“滴血验亲”。这个办法是古人比较常用的鉴定血缘关系的一种方式。具体做法就是将二人的血滴入水中看其能否融合,若能融合说明有血缘关系,若不能融合则说明二人无血缘关系。

现在我们知道,这种方法并不准确。很多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由于血型相配其血液也能融合。再者这种方法也非常容易做手脚,比如在我们熟悉的一部电视剧《寻秦记》中就清楚介绍了在滴血验亲时做手脚的办法。

与“滴血验亲”异曲同工的一个方法就是“滴骨验亲”。这种方法适用于一方已故的情况,具体做法就是将一人的血液滴在逝者的骨头之上,如果血液渗入骨头则说明二人有血缘关系,若不能渗入则二人就没有血缘关系。

实则这种方法也非常不靠谱。我们都知道,人死后随着机体的腐败,骨头就会暴露出来,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骨骼会随之发生风化并产生很多细小的裂缝。那么,在“滴骨认亲”的时候,血液实则是渗入了这些细小的裂缝之中,跟所谓的血缘关系根本没有什么关系。

其实,除了这两种方法之外,古人鉴定亲子关系的时候,多半是靠察言观色和通过线索推理完成的。比如,西汉时的一桩夺子案。为确定亲子关系,主审官特意让两位“母亲”争夺孩子,并讲明谁抢赢了孩子就是谁的。结果亲生母亲怕伤了孩子不敢用力争夺,眼睁睁看着孩子被假母亲夺取而伤心难过。主审官当然不会如此糊涂断案,实则主审官就是为了看两位“母亲”在争夺孩子过程中的做法和表现,以此为据来判定孩子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。结果孩子被判给了不忍争抢的亲生母亲。

当然,在古代通过这种方式判案也存在一些弊端。比如官员的经验、能力以及主观判断力等都会影响案情的审理。所以,古代人所使用的这些“血缘鉴定”方法与现代DNA技术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的。不过作为技术不够发达和思想不够开化的古代,古人能够开发出这些方法作为辅助也实属不易了,毕竟社会的进步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DNA 是什麽时候正式提出来的?

最早分离出DNA的弗雷德里希·米歇尔是一名瑞士医生,他在1869年,从废弃绷带里所残留的脓液中,发现一些只有显微镜可观察的物质。由于这些物质位于细胞核中,因此米歇尔称之为“核素”(nuclein)[137]。到了1919年,菲巴斯·利文进一步辨识出组成DNA的碱基、糖类以及磷酸核苷酸单元[138],他认为DNA可能是许多核苷酸经由磷酸基团的联结,而串联在一起。不过他所提出概念中,DNA长链较短,且其中的碱基是以固定顺序重复排列。1937年,威廉·阿斯特伯里完成了第一张X光衍射图,阐明了DNA结构的规律性[139]。

1928年,弗雷德里克·格里菲斯从格里菲斯实验中发现,平滑型的肺炎球菌,能转变成为粗糙型的同种细菌,方法是将已死的平滑型与粗糙型活体混合在一起。这种现象称为“转型”。但造成此现象的因子,也就是DNA,是直到1943年,才由奥斯瓦尔德·埃弗里等人所辨识出来[140]。1953年,阿弗雷德·赫希与玛莎·蔡斯确认了DNA的遗传功能,他们在赫希-蔡斯实验中发现,DNA是T2噬菌体的遗传物质[141]。

剑桥大学里一面纪念克里克与DNA结构的彩绘窗。

到了1953年,当时在卡文迪许实验室的詹姆斯·沃森与佛朗西斯·克里克,依据伦敦国王学院的罗莎琳·富兰克林所拍摄的X光衍射图[142]及相关资料,提出了[142]最早的DNA结构精确模型,并发表于《自然》期刊[6]。五篇关于此模型的实验证据论文,也同时以同一主题发表于《自然》[143]。其中包括富兰克林与雷蒙·葛斯林的论文[144],此文所附带的X光衍射图[145],是沃森与克里克阐明DNA结构的关键证据。此外莫里斯·威尔金斯团队也是同期论文的发表者之一[146]。富兰克林与葛斯林随后又提出了A型与B型DNA双螺旋结构之间的差异[147]。1962年,沃森、克里克以及威尔金斯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[148]。

克里克在1957年的一场演说中,提出了分子生物学的中心法则,预测了DNA、RNA以及蛋白质之间的关系,并阐述了“转接子假说”(即后来的tRNA)[149]。1958年,马修·梅瑟生与富兰克林·史达在梅瑟生-史达实验中,确认了DNA的复制机制[150]。后来克里克团队的研究显示,遗传密码是由三个碱基以不重复的方式所组成,称为密码子。这些密码子所构成的遗传密码,最后是由哈尔·葛宾·科拉纳、罗伯特·W·霍利以及马歇尔·沃伦·尼伦伯格解出[151]。为了测出所有人类的DNA序列,人类基因组计划于1990年代展开。到了2001年,多国合作的国际团队与私人企业塞雷拉基因组公司,分别将人类基因组序列草图发表于《自然》[152]与《科学》[153]两份期刊。